克勒辞职与中德关系
 

  德国前总统克勒于2010年5月17日至21日来华访问,期间,两国领导人恳谈甚切,达成多项成果。
  21日,刚刚结束访华的克勒在从上海飞返柏林途中,出人意料地抵达阿富汗,探望驻扎在那里的德国部队。22日,克勒在接受德意志电台采访时说,一个像德国这样依赖外贸的国家也应该知道,在必要情况下应该用军事手段保证贸易通道的畅通。
  这一讲话在德国引起强烈反应。在野党纷纷指责克勒的讲话,主要执政党基民盟也认为克勒的言论引起了误解。克勒虽然坚持认为自己的话被误解,总统府也出面解释这一讲话乃针对在索马里海域护航,而非针对德军出兵阿富汗,但这些解释并不被接受。
  2010年5月31日,德国总统克勒宣布辞职,从而成为战后首位辞职的德国总统。克勒的辞职,被广泛认为是因为这次讲话。
  其实克勒的讲话,无非是讲出了普遍存在的一个事实。德国国内并不一致认同阿富汗与德国有直接利益关系,对出兵阿富汗存在较强的反对声音,如果这番讲话确实针对阿富汗,则不被其内部人接受,也算合理。从外部讲,美国多年来频繁动武,无非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利益,而打击对手。克勒的这番讲话,就算是公开地揭了美国人的面纱,得罪了美国人,同时也得罪了国内的亲美势力,因而被指责而辞职,也算合理。
  但考虑到主张重返亚洲的日本前首相鸠山由纪夫,5月底参加完中日韩领导人会议、在东京与温家宝总理会谈、并签署了一系列促进中日合作的文件后,于6月2日因“普天间基地问题”而突然辞职,这种合理性又难免有些勉强。
  这两件事,都有美国,也都有中国,同样,两个当事国在努力与中国修好的同时,也都有与美国不协调的地方,又都因为涉美事件遭国内指责而导致两国领导人辞职。这两件看似必然的事件,很“偶然”地在短时间内排队发生,或许纯属“偶然”,或许也有还不为人知的一种必然在里面。
  “偶然”也好,必然也罢,有一点是肯定的,那就是中国的复兴,不会所有人都高兴看到。至少目前美国就不乐于看到,它更不乐于看到德日迅速靠近中国。
  好在德国并不是日本。日本换了首相之后,马上无理智地开始了与中国的对抗。而德国总理默克尔,却在7月15日来华访问,签订了一系列经贸合作协议。这从一个侧面反映了德国政策的独立、成熟与稳定,折射出德国作为欧盟的核心之一,其地位日益被世界各国所接受的根本原因。
  不知道是不是以后也会有什么“偶然”的事情,发生在默克尔身上。但愿不会有。
  无论外界如何干涉,真正意义上的中德友好,终于有了可能。这并不只是基于两国日益密切的经贸往来,而且在于彼此认同文化有了希望——克勒和默克尔访华期间,都明确表示希望了解中国文化。有了文化的认同,才可能有真正的友谊,不然就只是交易伙伴。
  中德两个国家,存在建立友谊的基础。两个国家分别位于两个大陆,在各自地区起着重要作用。虽然两次大战一个是两次战败、一个是两次战胜,但都是战争的受害者,在经济方面都是净损失。战后,德国分为两部分,而新中国也因老蒋盘据台湾而形成地方割据。其后,德国重新统一,而中国的政令统一,也在进行中。至今,除了德国因为所谓人权问题有时指责中国以外,两国难见重大利益冲突和分歧。而文化交往与认同,恰恰是解决这一问题的主要基础。
  中华民族与日耳曼民族,都是优秀民族。合则两利,斗则两败。为了自身的稳定与发展,为了欧亚大陆的和平与进步,为了这个星球不为少数唯利是图分子所操纵,中德应该建立真正意义上的友好关系。

 

 

徒步,二零一零年十月七日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