遮羞布幻出的餐巾
——请你们以你们的主的名义宣誓,你们的“慈善”并无虚伪。
 

  众所周之,所谓的美国“慈善”基金,是世袭私有制和美国情报机构的遮羞布。
  根据美国政府的安排,2010年暂停征收遗产税。如果国会在年底前没有就遗产税法通过新的法案,遗产税将在2011年重新开征,起征点将从每人350万美元降至100万美元,最高税率将升至55%。如果将资产捐给所谓的“慈善”基金会,则可以免缴遗产税,而基金会每年仅需捐出全部资产的5%,全部资产的当年收入即可免税。
  此外,美国的寡头们,在组建基金会的时候,往往会给自己的后代做好安排,甚至完全是换个名义的家族资产。比如,比尔盖茨的全世界最大的基金会“比尔及梅琳达·盖茨基金会”,它的规章就明确了这是盖茨家族的基金会,比尔盖茨对资金的使用具有一票否决权。
  还有其他规定,比如,它只接受无任何限制的个人美元捐款,形式为支票、现金及汇款(特殊情况可以为股票);接受的捐赠只会将其视为基金会的一般资金,基金会不承诺将其捐出的时间,或跟踪捐赠资金的去向;不会赋予遗产继承人以及受益人参与基金会决策的权力,也不会给予他们与基金会领导或成员接触的权利;捐赠金额如大于基金会总资产的2%,将有可能触发对于基金会和捐赠者的特别税收条款,因此,在此情况下,捐赠需要经过基金会董事的审批同意。等等。
  换句话说,捐款给这个基金的人,首先要将捐出物兑换成美元现金或者其现金等价物;然后不做任何指定或者限制地交给这个基金;交给这个基金后,不能再过问捐出资金的状况和使用。
  再换句话,不管有多少人捐钱给这个基金,最终都成为盖茨家族支配的资产。
  再看看,这些基金会是不是独立的“慈善”机构。
  美国作家弗朗西斯·斯托纳·桑德斯(Frances Stoner Saunders)在《谁承担后果——美国中央情报局与文化冷战》中写道,为了发动文化冷战,美国中情局向各类美国慈善机构投入巨款。根据美国国会的评估,在享有盛誉的美国基金会所提供的700项补助中,有50%来自中情局。中情局与美国著名基金会的合作使其能够掩饰颠覆性的活动。为了实现其不可告人的目的,中情局以慈善机构作为掩护,在东道国的大学、工会、青年社团和出版社等组织发起大量的文化活动。
  就是这样一个连自己都不讳言“我们是私人基金会,而不是公共慈善机构”的家族基金,在中国被冠以“慈善”并几乎被标榜为天使。当这样一个货色来中国把它的遮羞布变幻成餐桌上的餐巾时,竟然有那么多新闻机构为其捧场、喝彩,并且指责或者暗示不愿带上这块餐巾的中国民营家没有所谓的“善心”。
  那么,盖茨们建议把钱捐给谁呢?按着资本主义最基本的定义,他这么努力,自然应该是让人把钱捐给他的基金会。那么,如果中国民营家们都“善良”了,把资产全部捐给了他的基金会,会怎么样?结果就是,他们必须把从中国人身上赚到的财富和造富工具,交给盖茨家族,然后没有权力过问这些钱用作什么、什么时候用,其实质,就是把中国民营经济整个送给了盖茨家族。
  退一万步讲,就算盖茨们是活雷锋,自己掏钱游说中国民营家一分钱也不捐给他的基金会,而用资产在中国境内设立私人基金会,也不过充其量是为了如他们一样改头换面保留私人资产而被动地做点“善举”,决非什么善良之辈行普渡众生之圣事。
  这也就罢了,因为,倘如资本家不把资本放在第一位,那就不是资本家了。
  倒是那些为盖茨们摇旗呐喊的媒体,你们又是怎么了?如果你们不是被收买了,那么就请你们按着最基本的职业操守,稍微调查研究一下,然后用大脑思考一下。如果你们连这个都懒得做,那至少请你们去参访一下盖茨们,问题只有一个:请他们以他们的主的名义宣誓,他们的“慈善”并无虚伪。
  不要以为这个问题他们很难回答。既然是资本家,只要有足够吸引力的利润,他们连他们的主,都可以卖。

 

 

徒步,二零一零年十月四日凌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