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回归之路不易
 

  2009年9月16日,鸠山由纪夫当选日本首相,在未与美国沟通的情况下(据报道),向中国提出建设东亚共同体的倡议,并表示希望这个共同体未来能够领导世界。他还曾表示,虽然日美安保条约依然是日本外交政策的基石,但日本不能忘记自己地处亚洲,必须致力于巩固本地区的经济合作与安全。
  2010年5月29至30日,温家宝、鸠山由纪夫和李明博出席在济州岛举行的第三次中日韩国领导人会议。会议中通过了旨在加强未来十年合作的《2020中日韩合作展望》,决定2011年将在韩国成立韩中日三国合作秘书处,同时就三方之间标准化合作及加强科技创新签署了《标准合作共同声明》和《科学创新共同声明》。三国在这次会议中还评估了当年5月出台的有关中日韩三国自由贸易区产官学共同研究成果,并同意为2012年前实现该目标加强相互间合作。5月31日,温家宝在东京与鸠山由纪夫举行会谈。双方签署了中日食品安全合作框架协议,同意重建总理热线、启动东海问题换文谈判、尽快签署海上搜救协定、加快建立海上联络机制。
  显然,这种做法和提法非常不符合美国的利益。
  2010年6月2日,鸠山由纪夫辞职。
  几年来,日本徘徊在美国和亚洲之间,日本首相也是频频换人。冲绳美军基地,也成了美日关系的晴雨表。虽然日本回归亚洲是早晚的事情,但其回归之路,不易。
  日本自身存在对美国的战略依赖。其经济建立在大量的资源进口和产品出口上。出口问题倒还好办,但其目前进口资源的来源和渠道,多在美国控制或者影响之下。如果脱离美国的“保护”,导致出现巨大的资源缺口,谁能在短时间内为其弥补并在未来持续满足其需求?此其一。
  日本还未找到回归后的合理位置。日本的真实意图无非是想效仿德法核心,能和中国“共同领导”东亚共同体。但亚洲不是欧洲。欧洲除了东边的俄罗斯以外,没有大国,而法德实力接近,德国虽然经济实力强于法国,但国土面积小,法国又拥有核武器和安理会常任理事国的地位。日本既无战略空间,又无战略资源,自二战投降至今被美国事实占领,且一直拒绝就道歉、赔偿等问题提供一个能让东亚诸国满意的解决方案。这样一个国家,大国基础何在?充其量是中国的“伴星”,哪有可能和中国构成“双子星”?何况,中国和东盟的自贸区已经启动,东盟有多大必要再接受日本的领导?实际上,中日韩自由贸易区是当前日本唯一的归宿。它脱离美日同盟关系之后,除了可以获得实际的国家独立之外,还可以维持目前在亚洲的经济利益和经济地位,甚至更多、更重要,但这种利益和地位是建立在中日韩自贸区基础上的,并非完全独立的。这种前景,现在看并非是日本情愿接受的。但它拖得越久,其实际处境就会越接近这种前景,其回旋的余地就会越小,其要价的筹码就会越少。而长久的大国梦下、始终是小国心态的日本,何时能理智地给自己找到合理位置?此其二。
  美国将是最大的麻烦制造者。在美国看来,日本是其在亚洲最重要的基地和堡垒。美国在亚洲的所谓“盟国”中,只有日本与其关系最为长久、密切,并且暂时还能对亚洲大陆产生影响。丢掉了日本,就等于丢掉了东亚。在日本内部,亲美派仍有强大的实力。美国必然会想尽办法利用其目前尚存的对日本的重大影响力进行活动,以图继续控制日本,而不会任由日本弃美返亚。此其三。
  还有诸如北方四岛等一些问题。但此三点足以说明,日本回归之路,不易。

  虽然不易,但日本一定会走下去。

 

 

徒步,二零一零年十月二日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