被美国阉养的日本
——从申常看日本的“国际地位”
 

  1853年,日本的国门被美国人打开。领头的美国海军准将马修·佩里,不仅没有被日本人仇恨,反而被怀念,其登陆处有伊藤博文手书的“北米合众国水师提督佩里上陆纪念碑”,其登陆地神奈川县久里滨每年都有纪念佩里登陆日的“黑船祭”。
  1945年,美国攻占日本。领头的美国陆军上将麦克阿瑟,更是在日本享有再造国父的地位。从那时起,日本不仅被解除了武装,而且被美国豢养起来。这就是日本当前的“国际地位”。
  几十年来,日本一直这样生存着,繁荣也好、萧条也好,都是美国主子说了算。
  就是这样一个日本,却梦想成为联合国安理会的常任理事国。
  众所周知,安理会常任理事国,在安理会表决时,具有一票否决权。现任的五个安理会成员国,是第二次世界大战的战胜国中起主要作用的大国。在重大问题上,这五个国家中,美英基本是一个声音,中、俄、法,则相对独立,各自为战,美英集团的优势是十分明显的。
  这样一个重要机构的成员,怎么能是一个没有独立国格的国家?这样一张重要的角力场,怎么能再加入一个被美国所阉养的日本?
  所以,当前日本的头等大事,是重新获得国家独立。而要获得国家独立,首先要脱离美国的控制。
  即便暂时还不能完全脱离美国的控制,也不能被美国独家圈养。

 

 

 

徒步,二零一零年九月二十五日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