以德报怨可以,但历史不能忘记
 

  今天是日本投降六十五周年,过些日子是抗战胜利六十五周年。

  近三十年来,中日关系时冷时热,其实质有二,其一,美国想继续控制日本,竭力阻挠日本回归东亚;其二,日本拒绝正式承认其在二战时期的侵略行为是错误的并全面道歉,这让人们难以相信日本确实不想再发动一场新的侵略战争。
  在这样的大环境下,近些年来国内关于中日关系的论调,却有了不寻常的变化。比如,某“教授”主张忘记仇恨,认为中日关系的关键在于中国不宽容日本,而并不在于日本不道歉。
  显然,这是一种因果倒置乃至颠倒黑白的说法,不值一驳。问题在于,这种说法居然堂而皇之地见诸媒体,引起所谓的争论,却未见官方任何回应。
  匪夷所思!
  “忘记仇恨”能有什么作用?看看历史就知道了。
  满清的大部分时间,中国人并不仇恨日本人,更谈不上“忘记”,结果怎么样呢?结果是日本发动了甲午战争,并最终打垮了满清政府巨资组建的北洋水师。
  然而那时的中国人很快忘记了仇恨,其后的一个时期,很多人东渡日本,就连孙文也在甲午战争后没几个月,便去了日本。再晚些还有仰仗日本人的,比如先靠着日本人又被日本人炸死的张作霖。结果又怎么样呢?结果是,日本1931年攻占东北、1937年全面侵华。
  现在,日本政府连个正式的、纯粹的道歉还没有,有人就跳出来要中国人“忘记仇恨”,到底想要干什么?
  德国和日本同是二战的战败国,六十五年来,德国在不同场合、不同国家所作的道歉,广为人知。而日本呢?
  今年是日本投降六十五周年。
  日本先是8月6日在广岛举行隆重仪式,纪念遭受原子弹65周年。在所见的新闻报道里,未见任何日本政要对其在二战中的侵略行径,作出哪怕只言片语的陈述,更别提道歉,却只是一味的渲染广岛“悲剧”,仿佛日本是二战唯一的受害者。永久和平,是人类的共同理想,我们当然赞同与支持。我们同样赞同与支持地球上不再有包括核武器在内的大规模杀伤性武器。但是,日本的这种态度,加之其国内不断有人要求废除和平宪法,应该引起热爱和平的人们警觉——严重一点说,就如同一个囚犯不去忏悔自己的罪行而一味申诉自己被限制了自由。
  再看看今年日本政府唯一的一次道歉。日本首相菅直人8月10日就日本过去对朝鲜半岛实行殖民统治道歉,准备近期向韩国移交源自朝鲜半岛的文物。不管朝鲜人怎么看待这件事,客观地说,日本人选择韩国,并且选择对其殖民统治道歉,而没有就其“侵略行为”对亚洲的其它国家道歉,存在着显著的差异和明显的歧视。更何况在当今朝鲜南北争端日炎的情况下,选择向朝鲜南方归还其从整个朝鲜半岛掠夺的文物,不能说没有激化朝鲜南北矛盾之用心。
  德日之差别,仅此可见。
  其实,日本道歉,中国会强大;不道歉,中国也会强大。中国强大了,不管美国如何阻扰,日本必然回归东亚。早道歉、早回归,实际上对日本更有利。中国在乎的不是日本道歉的那几句话,而是日本的和平诚意,是亚太十年乃至永久的和平前景。理智的、正义的人们,不可能相信,一个对其过去的侵略行径避而不谈、却对被处死的战犯供奉如神的国家,会信奉和平宗旨。
  更何况,有仇恨在前,才有宽容在后。没有仇恨,何谈宽容?忘记历史上的仇恨,就谈不上今天的宽容。几十年来,中国对日本问题的态度一贯是“前事不忘,后世之师”,这是正确的态度,是应该坚持的态度。
  为了亚太乃至世界和平,小一点讲,为了我们自己能够至少再和平发展十年,我们可以不计前嫌,积极推动日本早日认识到自身的问题并正确对待,早日摆脱美国的控制,早日回归东亚,与中国和朝鲜半岛一起,建设东亚自由贸易区。
  所以,在适当的前提下,我们以德报怨是可以的。但无论如何,历史不能忘记。

 

徒步,二零一零年八月十五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