独立自主的中国
——纪念九一八事变
 

  1931年9月18日夜,日本关东军向中国军队东北驻地北大营发动攻击,并于次日占领北大营。
  事变发生前的8月16日,蒋介石致电张学良:“无论日本军队此后如何在东北寻衅,我方应予不抵抗,力避冲突。”此时正在督导缴共的老蒋,又于8月22日宣称,“中国亡于帝国主义,我们仍能当亡国奴,尚可苟延残喘,若亡于共产党则纵肯为奴隶亦不可得。”9月12日,他在召见张学良时说:“最近获得可靠情报,日军在东北马上要动手,我们的力量不足,不能打。我考虑到只有请国际联盟主持正义,和平解决。我这次和你会面,最主要的是要你严令东北全军,凡遇到日军进攻,一律不准抵抗。”事变发生后,国民党政府电告东北军:“日军此举不过寻常寻衅性质,为免除事件扩大起见,绝对抱不抵抗主义。”
  而被老蒋寄予厚望或者说当作托词的国联,几次三番地作些面子文章,均被日本拒绝。迟至1933年2月18日,国联再次确认了日本的侵略责任,而日本则表示要退出国联;2月24日,国联特别大会通过最后决议,要求国联各盟国无论在法律与事实上,均不承认日本拼凑的伪满洲组织,不允许伪满洲国参加国际组织及各项国际联盟的公约,并在会议上驱逐了伪满洲国的所谓“观察员”。25日,日本正式退出国联。据称国联曾经宣布要断绝与日本商务来往、对其实行经济封锁甚至武力干涉,但终未实施。
  一国政府,把国家安危交予他人裁决,这是个怎样的政府?一国的政府首脑,宁可把国家拱手送与他人而自己甘为奴隶,也不愿留给自己的同胞,这又是个什么样的人!一个如此的人把持着的如此的政府,是用什么样的逻辑思考出别人会牺牲自己的利益去维护你的利益?
  回顾历史,九一八事变及其三年之前的皇姑屯事件,清楚地告诉我们,指望别人来维护你的利益,只能是痴人说梦。
  环顾当今世界,国联走了,联合国和世界贸易组织来了。而恍惚间国联般的历史却一而再再而三地重演着。
  中国是个大国,当代中国更拥有超过十三亿的人口。如此一个国家,仰人鼻息能够安全?能够富强?
  正义,总会被唱颂,但维护正义,却往往离不开利益。如果自己没有能力保护自己,就算别人把正义抢回来还给你,你也要为此付出沉重的代价。
  我们纪念九一八事变,不仅要警示后人落后就要挨打的道理,更要警示后代,一个缺乏独立自主的精神、意识、思维与能力的国家和民族,就会如那段历史般的孱弱、危险。如果说还有什么东西能让中华民族和当代中国再次面临灭种亡国的危险的话,那就是寄人篱下而放弃独立自主的思维和意识。
  中国必须有独立自主的决心和勇气,必须走独立自主的道路,必须培育有独立自主的人格与意识的国民。


徒步,二零零九年九月十八日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