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时期以来留下的隐患
 

  现在已经开始关注一个时期来积累的国家安全隐患。比如国家经济支柱的被出卖、政策制订的仆从化、涉及国家安全的泄密事件,等等。
  这些问题都很严重,但这些问题只是表象,是根本性威胁在现实生活的表现。一个时期以来,留下了一些十分严重的根本性的安全隐患。
  一、对“开放”的错误理解,及其导致的国家安全意识淡漠
  如果说改革开放让国家有了新的气象,那么这个过程中,有些人有意无意地错误理解了“开放”的意思,以为开放,是让一只离了群的羊回到了羊群。其实每个大国都是一只狼,而且不是一个群里的,各有各的狼群,各做各的头羊,只不过为了短暂的利益纷争,不同的狼群结为不同的“狼阵”。开放,不过是我们更靠近美国的利益体系,以博取自己的更大的利益。但如果因此而认为,我们和美国之间没有利益冲突,或者,这冲突远远小于利益,就是错误的,而且是十分危险的。
  前苏联就是一个最好的例子,它解散了自己的羊群,它的主要继承者俄罗斯更是请来美国老师策划了对自己出卖,结果如何呢?先不要说世界大同,美俄大同了吗?依然是对抗。
  大国之间的关系,不同于小国之于大国。作为一个大国,我们必须要坚持自己的核心价值观,维护自己的核心利益。改革开放,必须是有利于巩固我们独立自主的生存体系。任何一个事情,如果威胁到我们的根本利益,甚至出卖我们的根本利益,即便它可以换来短暂的繁荣或者维持短暂的强势,也是危险的,应该被放弃的。
  而事实上,“让世界充满爱”的愿望被有意无意地等同于“世界已经充满了爱”,国家安全规则被国际通行惯例所压制,民族利益被普世价值所超越,独立自主被迫从追随所取代。这种局面是十分危险的。
  因此,正确理解“改革开放”,重塑国民的国家安全和民族利益意识,巩固国家安全体系,重视大国根本性的对抗本质、确立与各大国对抗基础上的合作观念,是十分必要的,也是十分急迫的任务。
二、“洗脑”教育体系培育出来的代言人
  目前状况下,境外势力最大的威胁不在于其目前唱什么、做什么,而在于二三十年来培养了一批以其理论为指导的所谓精英,并把他们输送到我国几乎所有的重要领域,这些人已经或正在占据这些领域的高层位置。他们即使自以为在为国为民,也会干些让他们的外国老师高兴的事情。这些境外“洗脑”体系和国内当代美式教育的产物,遵循境外的、尤其是美式价值观,严重的人到了盲从的地步,动辄“普世”、“国际惯例”、“国外先进”云云,而严重忽视国家和民族利益。所以,必须从现在开始从源头上作些事情,重塑中华价值体系,控制教育和文化宣传领域,建立自己的高端研修机构,聚集、培养人才,并把这些人送到包括政权体系在内的所有重要的地方去。

徒步,二零零九年八月二十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