该由执政者负多少责任

  通常情况下,根据过错来裁定应付的责任以及应受的责罚,是合理的。但在执政党所应承担的责任这个问题上,这个合理的原则却经常不适用。而执政者实际承担的责任,往往比按常理应承担的责任更大。
  比如自然灾害,就拿地震来说吧,确实是人力不可抗的,似乎执政者对此不应负什么责任。但是一旦造成了比较大的伤亡,老百姓、舆论可就不这么看了,“为什么不预报?”、“为什么不及时救援?”等等,这在某些执政者听来似乎很没有道理。如果遇到社会问题,就更是如此了,而且更难讲得清。比如今天某人自杀了,到底该由执政者负多少责任?
  执政者,就要有这样一种心理准备,就是接受来自社会的指责乃至无端指责。理由很简单,就因为你是执政者。
  比如有人自杀,用古时帝王的话来说,执政者至少应负“教化子民”失职之责。再比如地震,人们在震惊、恐惧、悲伤、忧虑之际,发发牢骚,说几句难听的话,总要有人去听,有人去排解,这个时候,这个“听”、“解”的责任,执政者不来负又该由谁来负?何况这个话你不想听他也要说,这个责任你不想负也得负。再往深了说,当此之际,社会稳定的责任,又该由谁来负?
  在美式“民主”下,真正的权柄者们推举出一个“选出”来的政府,实在民意汹汹,就换换,换人不行就换党,反正风水轮流转,过不了几年又到他家。总之不会伤及后台。而在我们这种东方传统的大一统结构中,执权柄者就站在前台,如何处理这类问题就需要费些脑筋了。
  比如古时的帝王,在发生大的自然灾害时,往往会做些诸如祈天、自罚之事,这些在现在的某些人看来很不以为然的事情,或许出于迷信,或许出于迷惑,或许两者皆有,但至少也算是个态度,让子民看了多少能“感受”到执政者的一点“责任感”,虽然这“责任感”确实也难以确认是不是真的存在,或者存在多少,或者在某些帝王心里的确就不存在。
  总之,这普天之下,率土之滨,发生了什么不好的事,多多少少都该由执政者来担些责任。而执政者积极主动地担些责任,或许效果会更好些。
  倘若要“为人民服务”,就更需多些担责任的准备,多些积极的态度和行动。

徒步,二零零九年六月二十一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