汶川地震一周年祭

  汶川地震过去一周年了。在这一年里,人们继续努力地生活着,灾后重建工作也在进行中。而对地震暴露的一些问题的调查处理,似乎也仍在进行中。
  比如,地震发生后,有关部门曾赴现场调查建筑质量问题,到今天,好像也没有个正式的说法。但是关于追究责任的问题,却是十分的敏感。
  据报道,前不久,四川省司法厅厅长刘作明接受新华社旗下《瞭望东方周刊》采访时提出,不应为去年512大地震暴露出的建筑质量问题追究官员责任,其自称看法基于两个因素:首先高强度地震是不可抗力,其次大规模校舍垮塌是因为建筑设防标准规范存在不足。
  依通常理解,“不可抗力”与“建筑质量”不具有直接因果关系。“不可抗力”不能导致“建筑质量”问题。如果一个“建筑”存在质量问题,责任人必须承担相应的责任,即导致建筑存在质量问题的责任,不能把责任推给“不可抗力”。至于“官员”,自然也不能一概而论,也需要区分“有责任”或者“无责任”。
  也许刘厅长说的“建筑质量问题”的责任,指的是建筑倒塌致人死伤的责任?因为消息来自新闻报道,所以难以判断刘厅长的话原本到底是怎么讲的。按理说法律讲究严谨,那样不严谨的说辞,不应该出自省司法厅厅长口中。或许是转述的时候为了吸引眼球给“非专业化了”?
  不管怎么样,如果说这场地震能留给我们一些有价值的东西的话,那么惩治建筑领域的质量犯罪行为,无疑是其中最有价值的之一。
  所以,这事也要有个交待,以告慰亡灵。

徒步,二零零九年五月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