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辨是非-纪念《论持久战》

  1938年5月,在临近抗日战争爆发一年之际,毛泽东发表了《论持久战》,较全面地阐述了这样的观点:抗日战争是持久战,将经过三个阶段:战略防御、战略相持和战略反攻;最后的胜利一定属于中国;中国的胜利需要必要的国内国际环境,如:国内和国际抗日统一战线的形成等。

  这篇文章也是针对抗日战争爆发后中国存在的两种彼此对立的观点,即“速胜论”和“亡国论”。当时,日本已经占领朝鲜和中国东北,正在进行大规模侵华,抗日战争的战略防御阶段即将结束。而二战欧洲战场尚未打响。1939年9月,德国入侵波兰,随后英法对的宣战,但迟至德国入侵法国才开始有实质意义的抵抗;1940年9月,德国、日本和意大利三国外交代表在柏林签署《德意日三国同盟条约》,成立以柏林-罗马-东京轴心为核心的军事集团;1941年6月,德国入侵苏联。而美国则继续采用一战时的伎俩,在观望中同时与交战双方作交易而大发战争财,直至1941年12月日军偷袭珍珠港之后,才对日宣战,加入反法西斯阵营。至此,两大阵营划分清楚,参战国都看清了自己的敌人和盟友。中国战场也从此逐步走出战略相持阶段。
  目前我国所处的环境,和当时还有很大的不同。二战,是新兴的德、日、意对当时的世界秩序的挑战,他们企图通过战争迅速重新划分世界利益格局。而当前的世界范围的危机,是当今世界唯一帝国及其背后的利益集团,对其他所有利益集团发动的一场经济战争,这场战争的主战场是包括商品期货在内的金融领域,其直接目的是掠夺财富,但其实质是企图建立可以保证其进行永久掠夺的国际经济和金融秩序。在这种情况下,国家的概念,对划分利益集团,起着重要的作用,但国家并不是唯一的标准,每个被掠夺国家内部,都会存在一个或几个在不同程度上受该帝国左右的利益集团。由于这个帝国对世界金融和经济秩序的长期渗透、控制和分化瓦解,被掠夺国家之间乃至这些国家内部,目前难以结成广泛的联合阵线,这些国家甚至还要维持乃至加强与该帝国的某些关系。不仅如此,这些国家之间还存在着对抗,都会力图稳定住自己,力求先倒下的是其他国家。所以,现在还很难判断大国中谁可能成为我们的朋友,也许根本就不会存在,或者至少在中国没有真正走出困境之前,不会存在。

  因此,我们面对的仍将是一场持久战,我们所面临的局面,比抗日战争时要复杂的多、困难的多,要想在这场战争中生存下去,需要更多地要从自身考虑,从内部着手,来解决问题;要着力于协调、团结国内各方利益,将国内主要力量,凝聚成一股合力,共同迎接来自外部的挑战;同时要看清国际形势,最大范围地争取国际上利益相关者的支持。从最简单的角度讲,一切把利益的根基放在中国的势力,都是我们的朋友;一切有益于我们局面的维持与恢复的势力,都是我们应该团结的对象;一切以洗劫我们的财富并转移到国外为目的的势力,以及采取各种手段迟滞我们经济复苏的势力,都是我们的对手。
  七十年前的故事证明,在当前的形势下,清醒地认识到这次国际经济金融大战的持久性和复杂性,清楚地认清朋友和敌人,团结一切可以团结的力量,是非常必要的,也是至观重要的。明辨是非,分清敌友,是应对本次世界混战的法宝。

  温故而知新。

徒步,二零零九年四月十八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