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增量解决存量问题

  眼前的困难引来了各路神仙。神仙虽多,妙招似乎只有一个,那就是刺激内需。但在如何刺激内需这个问题上,倒是各显其能,比如时下引起热议的“分派”:分掉外储加国有股权,或者分掉国有股权。
  到底能不能行得通?很多专家已经对此发表了专业的看法,这里就不再引述。那么到底分掉的是什么呢?
  从最严重的后果看,实际上,分掉的是执政党在理论上存在的经济基础,分掉的是国际支付能力的一部分,其直接作用最可能是大大降低中国的国家信用和政府信用,降低对人民币的信心。如果说中国目前的局面还可以在政府对信心的提振中,勉强维持一种平衡的话,这种提议即便只是被智囊们认真地讨论一番,都很可能导致这种平衡的崩溃。当前,各大国都在试图依靠国家信用来拯救危机,在这个时候提出这样的办法,实在有些高深莫测。这样下去的话,离提出“曲线救国”般的妙计似乎也不远了。
  一些看起来的俗话,事实上已经成了这场三十年改革的理论基础,比如“猫论”、“摸论”,再比如“硬道理”。只有经得住人类实践的足够长的周期考验的,才可能成为真理。这两个提议的主要内容,都涉及对存量财富的再分配。而历史已经不只一次地证明,对存量财富的再分配,往往伴随着剧烈的社会动荡。当前的中国,一旦产生剧烈的社会动荡,尤其是可能导致政权更替的动荡,就很可能四分五裂,至少包括西藏、新疆、台湾在内的部分地区,很可能会独立出去。这绝不是危言耸听,因为资源是有限的,而人类对资源的争夺,已经导致了众多的冲突。当前,世界处于对存量财富(包括资源)再分配的过程中,任何一个国家,都希望自己最先走出困境,任何一个大国都希望利用这次危机使自己在大国竞争中处于优势地位,这个时候,任何一个大国,如果自己内乱,必然导致多年积累的财富和能够创造财富的资源被瓜分,甚至分疆裂土,这正是其对手们乐于看到的事情。前苏联就是最好的例子。要想在不产生社会动荡的前提下,解决目前的问题,只能寄希望于发展,寄希望于对增量财富的分配,即便这增量以一个比较慢的速度产生,也是安全的和真正值得期待的。

  最后,本文也有一个提议:被人民所供养的专家们,如果不能保证自己用有良心的理智去考虑问题,请至少保证自己用狗对主人般的忠诚来忠实于你的祖国和人民。

徒步,二零零九年三月二十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