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国竞争的世界

  在人类历史上,浓墨重彩的,除中国以外,还有波斯、罗马、印度、英格兰、法兰西、奥匈、德意志、俄罗斯、美利坚、苏联等。这些国家及其之间的碰撞,基本勾画了各个时代的主线条。时至今日,这些国家或者其继任者们,依然占据了世界政治经济生活的主要席位。
  人类生活的世界,就是大国竞争的世界。一个大国的崛起,必然改变世界的格局,其崛起而伴随的冲突,往往把地区乃至世界带入一个灾难时期。同样地,一个大国的灭亡,也往往伴随着动荡和战乱。地区和世界范围的冲突,集中体现为大国之间的结盟与对抗,中小国家则围绕着大国形成不同的利益集团而被卷入。
  大国的冲突,无论体现为什么方式,其实质都是利益的冲突。地球作为一个系统,在截至到今天的历史中,只有太阳能是唯一外来的资源增量。地球上利用太阳能的、能真正称得上产业就是种植业,而种植业的规模与占有土地的面积、相应的人口,有直接关系。这个关系同样适用于历史上非可再生资源的开发和利用。所以,人类历史上绝大部分时间的冲突,都集中体现在对土地的争夺上,这种冲突最典型的就是第二次世界大战,当今世界的大国和其它主要国家,分成两大阵营全部参战。在这一次大战前后,美国和前苏联完成了自己最后的领土扩张。
  二战后的战争与冲突,也都是大国直接参与或者支持的。朝鲜战争、越南战争更体现了两大阵营的对立。但这些战争或者冲突,都是占土模式的延续,也都没有给世界格局带来巨大的变化。二战后唯一彻底改变世界格局的,是苏联解体和东欧阵营瓦解。导致这一事件发生的,却是美国人于50年代初提出的“和平演变”。
  在前苏联成功进行了核试验后不久,美国人自感无望以武力方式打败东方阵营,于是提出了“和平演变”战略。按照尼克松的说法,就是“寻找一种办法越过、潜入和绕过铁幕”,在两制度之间进行一场“和平竞赛”,“这种竞赛将会促进他们的制度发生和平演变”,以使“共产主义从内部解体”。实际上,就是西方国家以贷款、贸易、科技等各种手段诱压社会主义阵营的国家,促使它们向西方靠拢,向资本主义“和平演变”。
  虽然说是和平竞赛,但和平仅仅是相对于大规模武力而言,而竞争的手段当然是无所不用,自然也包括武力。二次大战以后,美国先后在朝鲜和越南两次大规模动用武力。其后比较典型的还有,1979年入侵了格林纳达,1986年轰炸了利比亚,1989年入侵巴拿马,1999年率北约轰炸了南联盟,2003年率多国部队入侵伊拉克。
  前美国国务卿基辛格曾经说过:“如果你控制了石油,你就控制住了所有国家;如果你控制了粮食,你就控制了所有的人;如果你控制了货币,你就控制住了整个世界。”
  看看基辛格这句话,就能更清楚地认识美国的所作所为。美国是当今世界唯一的帝国,有着明显强于其它大国的实力,粮食、石油,都是美国的战略武器。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前苏联粮食歉收,美国就曾趁机采取包括禁运、甚至通过法令在国内减少三分之一的小麦耕种面积等手段抬高世界粮价。而美国控制世界的核心就是货币,就是其自二战开始营造的意在控制全球的金融体系。
  1944年,布雷顿森林体系建立,决定以美元作为最主要的国际储备货币,美元直接与黄金挂钩,各国货币则与美元挂钩。美元确立了在世界金融体系中的中心地位,美联储成了世界央行。1971年,美元已经成为主要国际储备货币,而美国则单方面宣布中止美元与黄金挂钩,从此美元的发行不再受其黄金储备的限制,各国手里的美元储备一夜之间不再是黄金符号,反而成了美国要挟全世界的筹码。而商品期货市场的空前发展,则打通了实物交易和金融交易的防火墙,使得金融资本能以极低的交易成本,控制世界主要商品的交易价格,从而也决定了金融必然是和平时期大国交锋的主战场。
  美国从此可以不再去扩大疆土。因为资源是有限的,而美国人均资源消耗远大于其他国家的人们,只有其它国家与民族存在并且保持相对落后与贫穷,才能保证美国本土的绝对领先与繁荣。换句话,这个世界必须大部分人为美国打工,“美国人”才能如此优越。如果全世界都是“美国人”了,“美国人”如何还能优越?
  新中国自成立以来,先后参加了朝鲜战争、越南战争,以及中苏、中印和中越边境冲突,可以说参与了自成立以来所有大国之间直接的武力冲突。 应该说,中国能有今天的和平局面和大国地位,是打出来的。现在,中国卷入了人类有史以来最大规模的一场政治经济大战,再一次参与了大国之间直接的交锋。虽然目前还看不见武力的大规模使用,但可以肯定,这次将是人类的第三次世界大战,可能不大规模使用武力,其复杂程度、规模、对各参与国政治经济的杀伤力、以及对世界政治经济格局的改变,也必然超过第二次世界大战,何况现在还不能就断言一定不会发生大规模武力冲突。而在这次大战的主战场--金融战场上,中国则不仅是个外行,而且缺乏足够强大的金融资本,更为严重的是,中国目前的金融体系相当程度上是按着美国人的意志建立的,并且至少已经部分地被美国金融资本所控制。新中国成立前的一个时期,我们曾哀叹自己的军队内战内行、外战外行,不幸的是,包括中投和QDII在内的一些事情验证了这句话同样适用于我们今天的金融实力、同样能说明我们目前在金融战场的地位。很难想象死守美国金融理论的美国人的学生、依靠远逊于对手的实力、在这场同美国金融资本的战争中不败下阵来,更不用说这里边还不乏美国人的买办和卧底。所以当务之急要迅速建立一只忠于国家与民族的、灵活机动的金融队伍,还要放弃幻想和梦想,认真研究一下《论持久战》,有针对性地研究国外金融资本,先学会保存自己,再考虑打败对手,在没有足够的实力和经验之前,宁可放进来打,也不要贸然出击。
  当今的世界,仍然是大国竞争的世界。历史上每一次大国之间大规模的交锋,都会引起世界格局的重大变化,乃至产生或者毁灭一个帝国。这一次也不会例外。
  

徒步,二零零九年一月二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