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新秩序的诞生

  2008年8月8日凌晨,格鲁吉亚军方证实已对南奥塞梯采取全面军事行动。此时,世界各主要国家首脑正准备参加第二十九届奥运会开幕式,其中包括俄罗斯总理普京。
  南奥塞梯是格鲁吉亚的一个自治州,与俄罗斯北奥塞梯共和国接壤,且与俄罗斯关系密切,因要求独立于20世纪90年代初与格中央政府发生武装冲突。1992年,俄罗斯、格鲁吉亚、北奥塞梯和南奥塞梯组成了解决南奥塞梯冲突的四方混合监督委员会,由俄罗斯、格鲁吉亚和南奥塞梯三方组成的混合维和部队开始在冲突地区执行维和任务。
  2008年8月1日,争议地区曾发生交火。8月5日,格鲁吉亚国防部否认俄罗斯国防部对其违反“奥林匹克休战原则”的指控,并称,根据奥林匹克休战原则,奥运会开始前7天和整个奥运期间应该停止所有战事,“格鲁吉亚不仅支持这个原则,而且总体上在任何时候都反对战事的存在。格鲁吉亚认为和平谈判是调节冲突的唯一方法。”
  8月6日在南奥塞梯兹纳乌尔地区又发生袭击事件;8月7日凌晨冲突地区再次发生激烈交火事件,地区紧张局势再度激化。随后,格鲁吉亚军方否认了袭击南奥塞梯的消息,格鲁吉亚总统萨卡什维利也于当日向格驻南奥塞梯冲突地区维和军警下达了单方面停火的命令。萨卡什维利重申了三年前的建议,即允许南奥塞梯在格版图内享有“无限制”自治权。他表示,格将邀请俄罗斯作为南奥塞梯享有“无限制”自治权的担保国家,为了在冲突地区实现和平,格方准备彻底赦免所有南奥塞梯武装组织成员,不追究其过去的一切违法犯罪行为。他还表示,格鲁吉亚当局非常清楚与俄罗斯关系的重要性,在保障格领土完整的前提下,他作为格总统愿意接受俄罗斯作为调解格内部冲突的重要角色。
  联合国安理会7日深夜应俄罗斯的要求,就格鲁吉亚南奥塞梯冲突问题举行紧急会议。安理会在当晚进行的闭门磋商中讨论了俄罗斯起草的一份声明草案。草案对格鲁吉亚军队与南奥塞梯武装人员之间的暴力冲突升级表示严重关切,同时呼吁双方立即停止流血冲突和放弃使用武力。据联合国外交人士透露,由于美国等国不同意使用“放弃使用武力”等措辞,安理会最终未能通过这一声明草案。
  8日凌晨,在格鲁吉亚总统发表讲话仅仅几个小时后,格鲁吉亚军方指挥官表示,他们已经对南奥塞梯采取全面军事行动。晚些时候,格鲁吉亚军队攻入南奥塞梯首府茨欣瓦利,并控制了南奥塞梯约三分之二的领土。
  独联体集体安全条约组织秘书处8日发表声明说,格鲁吉亚高层有意激化格鲁吉亚-南奥塞梯冲突地区的局势,目的是要用武力解决冲突,而在奥运会开幕式当天发动战争令人不齿。
  8月8日,俄军大规模进入南奥塞梯,随后向格鲁吉亚军队及其基地发起攻击。9日,俄罗斯总理普京在出席奥运会开幕式后,临时改变原行程计划,从北京直飞北奥塞梯。同日,格鲁吉亚总统萨卡什维利表示,由于“俄罗斯侵略格鲁吉亚”,他决定签署命令宣布国家进入“战争状态”。而俄罗斯武装力量副总参谋长阿纳托利·纳戈维岑上将在当天举行的中外记者会上表示,俄罗斯与格鲁吉亚并未处于战争状态,“俄罗斯第五十八集团军派往冲突地区的部队,是为了向驻扎当地的俄罗斯维和部队提供援助,该维和部队遭到格鲁吉亚军队的攻击而遭受巨大损失。”
  欧盟轮值主席国法国也于9日宣布,法外长库什内将尽早赶赴俄罗斯和格鲁吉亚,向交火双方提出解决危机的办法。法国总统府表示,总统萨科齐提出了一个危机解决办法,包括立刻停止敌对行为、充分尊重格鲁吉亚的主权和领土完整,以及恢复冲突以前的当地局势。在9日晚的电视采访中,库什内表示,俄军应撤回到自己的基地,而格鲁吉亚则应恢复以往的局势,这是一场因小事突然爆发的、可怕的的战争,应当停止冲突。
  10日,格鲁吉亚外交部发表公告,称格外交部当天已向俄罗斯驻格大使馆递交了从8月10日起停止军事行动的外交照会。格鲁吉亚国家安全委员会秘书洛马亚说,“我们已从南奥塞梯几乎所有地区撤军,表达我们希望停火的意愿。”“我们已经邀请美国国务卿赖斯出面向俄罗斯转达我们的信息,进行调停。”当天,俄外交部称已经收到格方照会,但根据维和部队掌握的情况,格鲁吉亚军队目前仍在南奥塞梯境内活动,其军事行动仍在继续。驻伊美军发言人约翰·霍尔说,美军已于10日开始使用运输机将一支2000人的格鲁吉亚驻伊部队运送回国。
  8月12日下午,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和法国总统萨科齐达成解决俄格冲突问题六项原则:不寻求使用武力;完全停止一切军事行动;自由通行进行人道主义援助;格鲁吉亚武装力量返回其常驻部署地点;俄罗斯武装力量退回到开始军事行动前的边界线,在建立国际机制前俄罗斯维和力量可采取安全补充措施;国际社会开始讨论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未来地位和保障其持久安全的方法。同日,俄总统下令俄军结束在格鲁吉亚的军事行动。同时,俄外长拉夫罗夫表示,格鲁吉亚总统萨卡什维利“最好辞职”。
  英国石油公司也于12日表示,由于俄格冲突,该公司当天又关闭了两条在格鲁吉亚境内的石油和天然气管线巴库-苏普萨管线和南高加索管线。该公司已在上周关闭了具有战略意义的巴库-第比利斯-杰伊汉管线,该管线全长约1768公里,它起始于阿塞拜疆,经土耳其抵达西方市场,每天运送原油120万桶。俄罗斯军方12日否认在空袭行动中故意把目标对准这条管线,但也未明确排除该管线“偶然”遭到袭击的可能性。
  8月20日,美国和波兰正式签署有关美国在波兰境内建立导弹防御系统的协议,约定2013年前由美方在波兰部署10个导弹拦截装置。此前,美国已与捷克签署协议,在捷克修建反导雷达基地。俄罗斯外交部同日发表声明说,美国在东欧建立反导基地具有反俄性质,绝对不能加强欧洲安全,只会造成不信任,挑起欧洲乃至全世界的军备竞赛。
  8月26日,俄罗斯总统梅德韦杰夫宣布俄罗斯承认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独立,他还表示,俄罗斯不希望发生新的冷战,但对于这一前景并不惧怕。他呼吁西方分清利害,学会“从谷壳中获取粮食”,与俄方建立正常、富有成效的关系,如果西方希望保持对俄友好关系,他们就能理解俄方作出这种决定的原因,局势也将保持平静。他表示,俄罗斯不愿将俄美关系复杂化,俄准备与美国人民即将选出的新领导人合作,希望美国新领导人能采取务实政策,捍卫美国人民的真正利益,而非虚构的意识形态模式。他表示,冷战或其他任何事情都吓不倒俄罗斯。在目前情况下,俄与西方关系如何发展,完全取决于对方。“俄罗斯无所畏惧——包括一场新冷战……我们将尽一切可能避免冷战……但这取决于西方。如果对方希望双方关系恶化,他们会达到目的。” 
  同日,格鲁吉亚统一事务国务部长雅各巴什维利26日说,梅德韦杰夫的决定违反了《联合国宪章》,并“将使俄罗斯陷入孤立状态”。
  美国国务院发言人伍德说,俄罗斯宣布承认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独立是“不能接受的”行为;英国外交部发言人说,俄罗斯的决定无助于改善高加索地区的和平前景,将增加地区的不稳定,英国“完全”拒绝俄罗斯对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独立的承认;法国外交部对俄罗斯承认南奥塞梯与阿布哈兹独立表示遗憾;德国总理默克尔说,俄罗斯的决定违反了有关国际决议,是“绝对不可接受的”;北约秘书长夏侯雅伯发表声明说,俄罗斯对这两个分离地区的独立要求的承认违反了联合国安理会尊重格鲁吉亚领土完整的有关决议,重申北约支持格鲁吉亚的主权和领土完整,并呼吁俄罗斯予以尊重;欧安组织轮值主席国芬兰表示,俄罗斯承认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独立“违反了欧安组织的基本原则”。
  当日,在美国和其它北约成员国派出9艘战舰前往黑海格鲁吉亚附近海域之后数小时,俄罗斯黑海舰队旗舰“莫斯科”号重新出港,进行了包括导弹试射在内的一系列武器测试。“莫斯科”号为“光荣”级巡洋舰,装备有威力强大的SS—N—12反舰导弹,有“航母杀手”称号。
  8月27日,英国外交大臣戴维·米利班德表示:“我们不想与俄罗斯进行一场新的‘冷战’,俄总统梅德韦杰夫应承担起避免爆发新‘冷战’的责任。”
  同日,中国表示希望有关各方通过对话妥善解决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问题。
  法国总统萨科齐也于同日在法国驻外使节会议上发表讲话说,世界将进入为时数十年的“相对大国时代”。中国、印度、巴西等国已经崛起,俄罗斯国力逐渐恢复,这些国家凭借其经济实力将争取扩大自己在国际政治领域的影响,使“相对大国的国际合唱”按照他们希望的条件进行,西方独自为世界“定调”的时代已经结束。欧洲应在促进国际合作方面发挥倡导作用,法国将致力于促进现行国际多边机构改革,推动联合国安理会改革和八国集团扩大,建立符合21世纪现实的有效的多边机制。法国明确地将自己定位于“西方家庭”,致力于改善法美关系,恢复美国领导人以及民众对法国的信任,从而为法国争取更多的行动自由和西方家庭内外的国际影响力,赢得美国对欧盟防务建设的支持,通过欧洲一体化建设使欧洲在21世纪的国际舞台上继续扮演重要角色。
  9月18日,为了表彰前苏联总统戈尔巴乔夫“为结束冷战做出的杰出贡献”,“独立的非营利性机构”美国国家宪法中心向戈尔巴乔夫颁发了2008年度美国“自由勋章”。美国国务卿赖斯发表演讲时称,俄罗斯越来越变得“在国内独裁和在国外好斗”,已经走上了一条“变得孤立和无足轻重”的道路;俄罗斯对格鲁吉亚的打击已经明确地展示了俄罗斯领导人正在走的道路,这也把俄罗斯与世界带入一个关键的时刻;美国和欧洲必须站出来对抗俄罗斯的行为;俄罗斯承认南奥塞梯和阿布哈兹独立并没有得到国际支持,俄罗斯试图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和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现在都成了问题;俄罗斯需要完全融入国际政治和经济秩序,否则就可能变成一个只能向世界提供能源的国家。戈尔巴乔夫回应她“应该更心平气和些”。
  12月1日至3日,俄罗斯和委内瑞拉在加勒比海举行代号为“委俄2008”的联合军事演习。俄“恰巴年科海军上将”号大型反潜舰与“彼得大帝”号核动力导弹巡洋舰参加了此次军演。

(以上内容摘自相关报道,倘有不确切之处望指正。)

  摘后语:
  目前还看不出美式民主给那些被美式民主化的国家带来的到底是什么,能看出来的就是,作为“颜色革命”的成果之一,作为美国利益的炮灰之一,格鲁吉亚冲在了前面,并且显然被俄罗斯击溃了。如果这个国家的当权者沿着这条路走下去,这个国家及其人民的未来是可以预见的。也许这并无所谓,美国少了格鲁吉亚不会有什么真正的损失,格鲁吉亚的命运也不会有谁真正去关心。人们关心的是,近二十年来一个独步天下的强大利益集团的推进,终于招致了另一个大国的武力对抗,人类仿佛又回到了两次世界大战的前夜。
  不过,格鲁吉亚付出的代价总还算有点补偿,它将因此而被载入史册--2008年8月8日,格鲁吉亚军队在其总统宣布停火和谈之后仅仅几个小时、在北京奥运会开幕日攻入南奥塞梯,而这个国家旋即被俄罗斯击溃。
  虽然这是一个很小的事情,但是,世界新秩序就此诞生了。

徒步,二零零八年十二月六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