转载:被驯化的悲哀
安庆仁,2009年10月29日
  

  鸡、猪、狗、牛、羊这些家畜本来都是野生动物,那时它们见到人类的第一反应就是逃跑,所以那个时期人类想吃到它们的肉是很难的。
  但人类毕竟是智慧的和有理性的动物,不像狮子、老虎那样,逮住就吃、吃完拉倒。人类抓到它们以后没有都吃掉,而是留下一部分饲养起来,让它们父生子、子生孙,子子孙孙无穷尽,于是人类就有稳定的食物来源,只要饿了,就从中拎出一只(头)杀掉。
  开始的时候,它们并不甘心被人类任意宰杀的命运,总想着逃跑,重新回归大自然去过那种自由自在的生活。变化至少应该发生在几百、上千年以后,在人类持续的饲养下,那些子代已经完全失去了自我求生的能力,离开人类,就找到不到足够的食物和水,所以,当他们在外面玩够了,就主动返回家中跟主人索要食物和水。
  到了这个时候,动物们就被人类彻底训化了,从野生动物变成了家畜,与人类共同生活,见到人不是逃跑,而是表现出亲昵或依恋,其中有些动物还能帮助人类劳动。第二个变化是,种群数量有了巨大的提高,多的足够人类的肉食需要。自然的,它们也成了人类宰杀的对象,每天有大量的家畜被屠宰。
  如果是野生动物,看到同伴被宰杀,第一反应就是逃跑。但家畜们面对这个场面时的反映则相当麻木,有些是站在一边观望,但更多的是无动于衷,仿佛这种死是一种必然性,又或者,这是一种具有因果性质的杀戮。
  分析人类成功训化野生动物的方法,并没有什么高深的秘密,一是先予后取,在人工饲养的环境下,慢慢的消弭动物们的天性。这其实就是破坏动物生存模式的自然传承,用人类建构的生存模式改造并固化它们的生存习惯,直到彻底适应。二是让动物们把人类当成自己的恩人,让它们觉得,只能寄生于人类社会,由人类供给食物、水、圈舍。正因此,我们管家畜叫不会说话的奴隶。
  这里要说的是,训化是一种普遍的现象,包括国家之间,其实也存在着训化关系。比方说美日关系,其实就是训化关系,从1950年代开始,美国在经济上大力扶持日本,但同时日本经济自身的模式就被破坏掉了,及至到了1980年代,日本经济已经完全美国化了,必须严格依照美国的指令行事,否则就会失去市场、原材料等等。
  美国对日本的政策就是先予后取。具体来说,1950年代日本经济规模如果说相当于1000只小鸡,那么1980年代日本经济规模则相当于10000只小鸡,GDP翻了十倍。到了这个时候,美国就不在继续饲养了,而是挥起牛刀大开杀戒,可以说,从当年的广场协议开始直到目前,日本这个“鸡场”比遭遇禽流感也好不了多少。
  但是,美国虽然对日本狮子大开口,直至引发了长达十年之久的经济衰退,形象的说,只要是美国想要的,日本伸头缩头都是一刀,但日本民族心底里对美国反而还有一种感恩之情。总的来讲,日本社会的舆论对美国是非常友好的,日本至今还认为美国是对日本最友好的国家。
  值得注意的现象是,中国悄然间也出现了这样一种趋势,无论美国要什么,中国马上就会出现支持的声音。美国让中国提高利率,马上就提高;让中国降低利率,马上就降低;让人民币贬值,马上就贬值;让人民币升值,马上就升值;让封哪个网站,马上就封;让封杀谁的博客,马上就封杀。难道,中国真的向日本一样,也被美国训化了吗?

——转自安庆仁博客 http://vip.bokee.com/200910298301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