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宣布在东欧放弃导弹防御系统的真正意图
威廉·恩道尔,2009年9月17日

--导弹防御系统和美国愚蠢的欧亚战略

  

  奥巴马执政八个月来,美国的外交政策渐渐浮出水面。就像机械地操作自动驾驶仪的飞行员,美国很显然无法应对自2008年9月格林斯潘金融革命失败后的地缘政治和经济危机。自从1945年美国崛起成为世界的主导力量,美国首次无法把军事上的大棒政策和经济上的胡萝卜政策很好地结合起来。奥巴马宣布放弃在波兰和捷克建立导弹防御系统,这表明美国政治集团的精英们已开始对美国失败的外交政策展开激烈的内部斗争。
  美国对欧亚大陆三个轴心国家——中国,俄罗斯,伊朗的外交政策可谓是最失败的一盘棋。副总统拜登对俄罗斯精心策划的访问充分显示了美国对欧亚大陆的外交政策越来越力不从心,毫无疑问,欧亚大陆乃取得世界霸权的兵家必争之地。
  奥巴马政府开始大张旗鼓地开展美俄关系调整战略,很显然这次调整意欲把俄罗斯带到20世纪90年代初动荡不安的叶利钦统治时代。人们忽视了美俄关系逐步恶化的最根本的原因——美国和美国控制下的北约操纵的一系列政变,也就是我们指的颜色革命,从根本上威胁了俄罗斯的统治。最明显的是2003~2004年乌克兰和格鲁吉亚策动的政变,这些政变把亲北约的傀儡政权推上了历史舞台。

导弹防御系统的战略意义

  很显然,美国的目标是彻底摧毁俄罗斯,而历届美国各届政府一以贯之地做这件事情。奥巴马很支持这一战略,在波兰和捷克建立进攻性很强的导弹和雷达防御系统。一位前美国军事专家指出,导弹防御系统是对付核攻击的关键。奥巴马是否真正放弃导弹防御系统将是美国政府是否真正转换思维方式的有力证据。
  奥巴马政府判断失误,没有采取进一步行动来减轻核战争的威胁。早在布什时代,美国针对俄罗斯制定了导弹防御政策。奥巴马的外交政策是由已经过时的克林顿集团制定的,而那时候美国的确是世界唯一的超级大国,对俄罗斯和全世界其他的国家具有主宰权利。
  这一点从拜登七月底访问格鲁吉亚和乌克兰接受新保守主义华尔街日报采访时欠缺考虑的评论中可见一斑。他宣称俄罗斯人口锐减,经济衰退,银行系统甚至不能维持15年,整个世界都在改变,而俄罗斯却固步自封,这是很不对的。除了人口问题,这所有的话恰恰是美国的真实写照。
  美国副总统的评论,很显然事先得到白宫的许可,并作为美国对俄罗斯的政策宣读。即使拜登的话有些道理,也远远不能代表欧亚大陆地缘政治的真实情况。
  事实上,奥巴马七月份和普京会晤后,旋即派副总统拜登对乌克兰和格鲁吉亚进行国事访问,这明显是对俄罗斯的挑衅,让俄罗斯明白美国对俄罗斯的外交政策是不会给其带来任何好处的。奥巴马对俄罗斯的外交政策和布什的外交政策同出一辙,在俄罗斯人眼里,一个是破产的美国外交政策,一个是继承了前者的衣钵。
  很明显,这一政策会在全球产生非常重大的影响,华盛顿还没有做好应对这一切的准备。华盛顿政府大大低估了美国想成为全球超级大国的重重困难。奥巴马和拜登表现的狂傲自大和美国的经济实力是不相称的。俄罗斯完全可以削弱美国对欧亚大陆分而治之的地缘政治。

华盛顿政策弄巧成拙

  奥巴马的战略意在在欧亚大陆重新建立美国的影响。布什统治时代,美国在欧亚大陆的地位严重下降,遭遇了重大失败。在这一点上表现最明显的莫过于奥巴马决定在阿富汗大举增兵。另外明显的证据是伊朗大选后,美国秘密支持政变,企图颠覆现政府。美国的目标是削弱伊朗在中东及其近邻中国和俄罗斯的影响。
  如果华盛顿政府真的思考改变地缘政治战略,奥巴马将分几个步骤来实现这一目标。正如奥巴马在竞选时宣称的那样,美国政府决定不再在格鲁吉亚和乌克兰等俄罗斯的安全领域内继续对抗,下一步要做的是对俄罗斯的安全问题做出让步,商讨如何尽早结束美国的导弹防御系统。美国放弃在乌克兰和格鲁吉亚的导弹防御系统,将会为解决伊朗和阿富汗的问题上获取俄罗斯的支持打开一扇门。
  奥巴马政府与俄罗斯对抗是很愚蠢的,结果就是加剧了在欧亚大陆及其周边地区的问题。具有讽刺意味的是,美国政府刚刚公布了具有挑衅性的评论。美国每四年颁布一次国家情报战略。日前颁布了《2009国家情报战略》,把中国、俄罗斯、伊朗、朝鲜一道列为挑战美利益的4个主要国家。报告称,这些国家的威胁不仅表现在传统的军事实力和间谍能力上,还有网络安全方面也尤为重要。俄罗斯会继续想办法加强实力和影响,以抗衡美国。
  奥巴马政府一味诋毁俄罗斯并与其对抗的行为是很愚蠢的。无论俄罗斯的经济实力表现得多么虚弱,美国这样做的结果将会验证“自我实现预言理论”。
  七月份,正值美国破坏伊朗稳定之时,伊朗总统内贾德亲自前往叶卡特琳堡参加一年一度的上海合作组织会议,并和中国及俄罗斯的领导人亲密交谈,这表明了美国外交政策的破产。伊拉克的稳定,离不开伊朗的支持。和伊朗一样,伊拉克境内60%的人口是什叶派教徒。对于伊朗的稳定,俄罗斯将起到重要作用,伊朗和俄罗斯签署了布什尔核电站核燃料供应和废料归还协议。另外,如果美国的外交政策温和一些,在处理阿富汗的问题上,伊朗很可能会保持中立。
  重要的是,美国副总统拜登刚刚到达俄罗斯,俄罗斯的媒体报道伊朗年底将接受俄罗斯制造的S-300防空导弹系统。运输工作将从这个月开始,历时12个月。听到这个消息,以色列的内塔尼亚胡急忙赶往俄罗斯想制止这一交易。
  俄罗斯在军事上和外交上成功地削弱了美国在非洲的影响。总统梅德韦杰夫于今年六月份访问了四个非洲国家,它们分别是埃及、纳米比亚、尼日利亚和安哥拉。
  此外,俄罗斯同意了委内瑞拉总统查韦斯的要求,向委内瑞拉销售25亿美元的俄罗斯的装甲车辆和地对空导弹车。查韦斯还希望从俄罗斯购买一批运程300公里以上的火箭,这些火箭将全部用于军事目的。查韦斯提到哥伦比亚政府曾允许美国政府七次进入本国领土。“有了这些火箭,他们就很难攻击我们。如果攻击我们,他们很快就会知道我们拥有这些先进的武器”。
  美国并没有无动于衷,拜登和奥巴马很早就宣布俄罗斯将是美国成为世界上唯一的超级大国的绊脚石。受俄罗斯的影响,越来越多的国家不再依赖美国。华盛顿政府宣布重新考虑如何处理针对俄罗斯的导弹防御系统问题,表明美国政府内部一些有志之士开始意识到美国粗暴的军事政策造成的恶果。美国是不是重新要求乌克兰和格鲁吉亚加入北约,我们将拭目以待。如果的确如此,这意味着美国要进行大刀阔斧的战略调整了。

——转自乌有之乡 http://www.wyzxsx.com/Article/Class20/200909/106907.html